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许是早上吃的多了,这时候虽然已经到了正午饭点,她却没那么饿,这时间,估摸着也该下山了。

     又休息了一会儿,欣赏了下山顶的风景,拍了几张照,秦霜想下山了。

     陆以恒也想猜中了她的想法似的,询问:“下山吗?”

     “嗯。”

     陆以恒背上背包站起身,秦霜也跟着站起来,他趁机牵上了秦霜的手,然后牵着她朝一个方向走。

     “往这下山。”陆以恒的声音跟平常没什么两样,只是……

     他牵手的这一举动真真是做的自然而然的,秦霜愣了下,抿抿唇,随着陆以恒牵着。

     秦霜的手不算女生里特别小的,可偏生被陆以恒一抓,就像是小孩子的手一样,被他的手整个包住了。

     陆以恒的手温温热热的,不同于她的手温度冰凉,秦霜的脸莫名有些烫,颇有些不自然。

     又不是没谈过恋爱,又不是第一次跟异性牵手……抱都抱过了,害羞什么?

     于是秦霜故作镇定地任由着陆以恒牵着她走到下山的路,但期间心跳多快只有她自己知晓。

     下山的路比上山的轻松许多,有陆以恒拉着她,那更简单了。

     可没走到一半,秦霜就觉得自己的手心隐隐出了汗。

     是她的汗还是他的也搞不清,亦或者是他们俩个的……呸,又想到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了。

     其实秦霜不太喜欢手上这种感觉的,但又觉得放手不太好,于是她便道:“以恒,可以帮我拿一瓶水么?我有点渴了。”

     这样一来,陆以恒自然而然就放开了手,秦霜暗自松了口气,顺手接过陆以恒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口,一边拧上盖子一边往前走了两步。

     “啊,”秦霜小小的惊呼一声,脚呈九十度弯曲,疼痛瞬间袭来,身边的人见状立刻上前扶住了她。秦霜定眼一看原来是不小心踩进了一个小坑里扭到了脚。

     后半程是陆以恒背她下去的。

     秦霜是第一次被男性背在背上,为了不让自己滑下去,她的手不得不环着陆以恒的肩,而且,那异样的感觉让她红透了脸。

     你能想象一个认识没多久的男人背着你,他的气息紧紧地包围住你,你的前胸紧密地贴着他的后背,手臂紧紧地环着他的肩。他宽大温暖的手不清不重地抓住了你的大腿,只是走了一小段路,你有些滑下去了,他伸手在你的臀下托一把。

     身为一个热爱文学的女子,小说什么的,各种类型的她都,欣赏过。

     秦霜:……

     明明无比纯洁的一件事,为什么突然间会想的这么污。

     秦霜只感觉脑中仿佛有一长列火车开过,发出长长的轰鸣声……

     “还好吗?”

     到了山底,耳边传来陆以恒关切的问候,秦霜的思绪拉回,试探性的动了动脚。

     有点疼。

     但秦霜还是说道,“还好,不怎么疼,没怎么肿起来。”

     她单脚站着,两手扶着陆以恒的一只手臂。

     陆以恒叹了口气,满脸歉意,“怪我没考虑好。”

     “没有,是我自己不小心。”秦霜赶忙解释。

     “我家离这比较近,先去我家处理下吧?”

     秦霜一惊,这么快就登堂入室?她还没准备好呢!

     “不用了吧,我回家自己处理下就好了。”

     陆以恒盯着她的眼眸,眸子里的认真满地仿佛要溢出,他一字一句说道,“我不放心。”

     见她要拒绝,他眸中的光都仿佛黯淡了。

     秦霜愣了愣,随即无奈地笑了,“那好吧,还是……麻烦了。”

     面前的人眼中的光一下子亮的耀眼,下一秒秦霜反应都来不及就被人拦腰抱起,一瞬间的失重让秦霜下意识地伸手抓紧了他。

     这一举动瞬间吸引了周遭人的目光,秦霜察觉,也顾不得反应,只是慌忙侧脸埋在他的胸口处。

     ……没法见人了!

     陆以恒稳步往前走着,一边坦然的解释,

     “你受伤不便,这儿离车子还有段距离,我抱你过去。”

     直到被轻柔地放入副驾驶,距车子发动也已有段时间,秦霜还是顶着一张红透了脸。

     ****

     到了陆以恒家里,秦霜才发现,原来陆以恒说的‘家’不是家,而是在这附近的一套公寓。

     恰好有相关的药品。

     这里即使许久未有人住,也被打扫的干干净净,秦霜坐在沙发上,扭伤的脚搭在一张矮板凳上,搭了个冰袋,她一边等着,一边打量着这套公寓。

     装修的简洁明了,家具基本都是同一系列的,意外的有点不像她眼中陆以恒的风格。

     她以为,陆以恒是那种很有情调的人?

     秦霜抬眼看提着医药箱从房门走出了的陆以恒,他衬衫的袖子卷起,领口开了两颗扣子,显然到了公寓就放松了不少。

     他蹲在她身前,放下医药箱,秦霜静静地看着他,任由他动作。

     陆以恒先是拿下敷在她脚上的冰袋,然后碰了碰她的脚,秦霜的身子敏感,立马就有些僵硬了,她抿着唇,眼眸睁得大大的。

     陆以恒自然是感受到了秦霜瞬间紧绷的身体,他轻笑,“放松点,别那么紧张,”

     然后又声音温柔地问她,“疼吗?”

     这回秦霜很诚实地交代了,“有点,还行。”

     陆以恒打开医药箱,拿出药,一边说道,“我之前爬山时也扭伤过脚,不过跟你一样,伤势不重,也是自己处理的。”

     “嗯,”秦霜点头,听陆以恒的话又有点好奇,“你很喜欢爬山?”

     “算是吧,”陆以恒将药品整齐的摆好,“偶尔放松锻炼一下,呼吸新鲜空气也是不错的么。”

     随即像是想到些什么,陆以恒又抬头看着秦霜,“之前略学过一些医学方面的知识,虽然只是浅学,但这方面是足够的,所以你不必担心。”

     他一边说着,一边却是俨然要开始的架势。

     “有点疼,忍着点。”

     秦霜轻轻应了一声,手却悄悄地摸上了沙发边缘,紧抓。

     陆以恒瞥见她的小动作,不由有些想笑。

     他轻轻抓着她的小腿,神情专注,秦霜只能看得到他的头顶,细密的头发,显然发质极好。

     蛮想摸上去的……秦霜如是想着。

     处理后没多久,陆以恒便送她回家,途中不知看到了什么,陆以恒突然将车子拐了个弯,寻了个地将车子停好,然后转头对她说,

     “霜霜,你先在这等我一下,我一会儿回来,很快。”

     秦霜满脸疑惑,但还是乖乖的坐在车内。只是稍等了一会儿,她便透过车窗看见陆以恒的身影,他的手中还提着一个……粉色的纸质袋子?

     什么东西?

     车门被拉开,已经算得上的是熟悉的气息再次充斥在车内,措不及防的,秦霜提住了原本陆以恒拿在手上的小袋子。

     果然又听见了陆以恒的解释,

     “刚刚看到甜品店,想起朋友说这家的甜品蛮不错的,我记得你喜欢吃甜点,就擅自买了草莓慕斯。”他的声音温和,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

     秦霜低头,粉色的小袋子开了个口,里面装着精致可爱的纸盒,那大小高度,俨然就是装着小蛋糕的。

     秦霜抬头也回了个笑,“谢谢,我很喜欢。”

     伴着发动机启动的声音,秦霜又听见陆以恒的声音,“不用说谢谢,就当,你今天英勇负伤的补偿?”

     秦霜知道他指的是喝个水都能扭着脚的事,至于真正的原因,也约是被这男人一早看透,她抓着蛋糕盒,有些窘迫又有一点儿莫名的欣喜。

     快到秦霜家时,陆以恒接了个电话说是有急事,但他还是送秦霜回家到门口,说今日不便来日再访,这才告别。

     秦霜的扭伤没那么严重,只是有一点疼并未肿起来,她慢慢地挪动进了屋子,推开门,秦颜还没回家,只有后母沈芷黎坐在沙发上。

     秦振平日都是七点多回家,这个点,房子里只有沈芷黎在。

     沈芷黎坐在沙发上,正看着一本书,秦霜没看见书名。

     秦夫人听到有人进门的动静,抬头看,见是秦霜,复又低下了头,仿佛没看见她一般。

     秦霜见状,眼睑垂下,规规矩矩地问候,“沈姨好。”

     “嗯。”秦夫人淡淡地应道。

     秦霜也并未多说什么,绕过沙发缓步向房间的方向走。

     然而这般动作终究是被秦夫人发现了。

     “脚怎么了。”秦夫人目光淡然地扫过秦霜的脚。

     秦霜顿住了脚步,“不小心扭伤了,已经处理过了。”

     “嗯,”秦夫人将书合上,“三个星期后的订婚别耽误了。还有这周末沈家千金回国,邀秦家赴宴。陆公子会去,你也跟着去吧。”话音落下,秦霜却懂得了秦夫人的意思是让她不要缺席,未等她回应,秦夫人就缓步走进房间。

     这就是寄人篱下。

     胸口有些闷,虽说秦霜讨厌秦家,但又想起一直偏爱她的秦老夫人,心中又温暖了不少。

     因老宅位置不便,现在的秦家住的是新宅,秦老夫人住在老宅里怎么都不肯走,因而秦家人只能得空去看望。说起来,秦霜也有大半个月没回老宅了。

     事实上一开始便不知道秦霜婚事的除了她本人之外,还有一个便是秦老夫人了,若是说了,第一个操心定然是老夫人。因而秦振的打算是在订婚前几日在告知。

     兴许那时候就可以见到老夫人了。

     走到房间,放下袋子,秦霜才想起方才就暗暗期待的草莓慕斯。

     打开精致的包装,里面的蛋糕形状因为颠簸稍有变动,但不影响其美味,轻轻一口,草莓的甜美和奶油的细腻交织,在口中蔓延开来,甜甜的,似乎一下就驱散了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