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有钱在一定程度上意味有权。

     虽然说走后门的思想要不得,秦霜和陆以恒尽管来的很早,民政局还没到上班时间,门口还是排了不少人。

     好在事前已经安排好。

     车子停下,本该下车前往登记,秦霜下意识地推推车门,却发现车门被锁了。

     秦霜:“?”

     她一脸疑惑的微微侧身看着陆以恒,“怎么了,不下车吗?”

     陆以恒摇头,可他忽然开口,话内容让秦霜蓦地愣住,

     “虽然我知道这样有点不太正式,但是……”

     他认真地语气,秦霜有种奇异地预感涌上心头,她的心脏好似被人提起,怦怦地渐渐地加速。

     “霜霜,”他轻声喊了她的名字,“虽然我们相处不久,但我不希望你人生中唯一一次的婚礼……是不完整的。”

     陆以恒的语气逐渐温柔,秦霜微微抬眼,却意料之外地看到他眼中隐约的复杂。

     但下一秒——

     “所以……霜霜,嫁给我。”他的语气忽地坚定,秦霜来被这句话晃的有瞬间的心神不定,来不及思考,她无助地眨眨眼,罕见地有些慌乱了。

     她……

     秦霜伸出自己带着订婚戒指的手,双颊微红,“婚都定了,再来求婚,是不是有点迟了?”

     陆以恒笑了。

     正式登记,两人各自填好资料上交,秦霜偷偷看了眼陆以恒的字,笔锋劲道有力,自然就透露出一股潇洒气场,不似她的字体,这么久了始终摆脱不了有些圆滚滚的少女体。

     验完证件后,秦霜和陆以恒按照工作人员的指引,宣誓,之后便是合照。

     这是秦霜第二次同陆以恒合照。

     坐在椅子上,秦霜拍证件照每次都有些拘谨,更别提现在还是……结婚证照,她坐直了腰板,手微微握紧,眼睛直视前方却有些飘忽。

     手心一暖,秦霜一怔,侧头看向陆以恒。

     陆以恒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却带着莫名安定人心的力量。秦霜抿唇,回了他一个笑容。

     放松许多。

     两人从民政局出来时,秦霜看着手里的小红本都有一股不真实感。

     就这样……从未婚成了已婚妇女。

     为了为婚礼腾出时间,陆以恒今天还有事要忙,送秦霜到秦宅,陆以恒终究是没忍住一把拉住秦霜。

     下一刻,秦霜就被紧紧地抱住。

     “别动,”

     “让我抱抱。”他低声说道。

     她屏住了呼吸。

     陆以恒的手轻轻按着她的后脑勺,秦霜仰着头,下巴顶着他的肩,鼻间满满地都是陆以恒的气息,一寸寸地将她包围。

     秦霜迟疑了半秒,然后缓缓伸手回拥他的背。

     就这样站了一会儿,陆以恒才终于松手。

     他认真地看着她,说道,“等我两天后,娶你。”

     秦霜目光看着右边的花坛,半晌才应了声,“嗯。”

     陆以恒知道秦霜这是紧张了。

     经过近段时间的相处,陆以恒发现秦霜一紧张就会往别的地方瞥。

     他轻轻笑了。

     告别了陆以恒,秦霜一进屋,新出炉没多久的结婚证就被秦颜抢去看了。

     沈语知也坐在客厅,顾萱容和秦颜两人打闹,她便静静地坐着,目光不时接触几经转手的小红本,似乎在走神。

     “可以……借我看看吗?”

     彼时秦颜正拿着,听到沈语知这么说,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是二话不说就递了过去。

     沈语知看着照片上的人,微微垂下眼睑,片刻便合上了递给秦颜。

     然后便回了自己房间。

     目睹这一切的秦霜下意识地觉得有些奇怪,但却说不上来。

     “姐!”

     秦霜回过神,秦颜喊着让她教顾萱容和自己做曲奇饼,秦霜叹了口气便去了。

     ****************************************************************************************************************************************************

     婚礼那天秦霜起的老早。

     天还没亮,秦霜就被叫醒了,伴娘们去化妆另有装扮,她就被压在化妆桌前做造型,以及……穿婚纱。

     婚纱也是提前订做的,后来估计是考虑到上回婚纱照的不妥……婚纱有小小的改动,但并不是之前那套,而且相较而言保守许多的款式。

     站在镜子前,秦宅的人都在忙碌,秦霜有一种恍惚的不真实感。

     距离初见陆以恒,似乎才几天。

     眨眼间……

     婚礼从下午到晚上,下午是在有名的教堂举行,在忙碌了一个上午后,婚礼终于是开始了。

     教堂外是一处挺大的花园,天气晴朗,教堂被装饰地甜蜜而温暖,空气中隐约有淡淡的花香和青草香气,透露着满满的幸福感。

     宾客陆续到场,甚至还有两家特许进入的媒体。

     一阵雄厚的钟声——

     秦霜怀里抱着捧花,一只手环着秦振,缓缓走过教堂中间一条长长的路……在终点,陆以恒一身西装挺拔,俊朗不凡,却专注认真地看着她,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了她和他。

     这是她……即将与之共度一生的男人。

     难以言明的复杂心情涌上心头,秦霜暗暗吸了口气,瞬间的怔愣,终于是走到了陆以恒身侧。

     秦振握着她的手,将她交给陆以恒。却没说什么,只是看了眼两人,欣慰地点头。

     其实秦振并不是全然冷漠,毕竟也是共处十几年的亲生女儿……如今结婚了,他很高兴。

     陆以恒唇角勾起,牵住秦霜的手,十指相扣,秦霜的大脑有片刻的空白,而神父已经朗读过宣言。

     “陆以恒先生,你是否愿意娶秦霜女士作为你的妻子?你是否愿意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她,对她忠诚直到永远?”

     秦霜抬眼,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陆以恒看着秦霜的方向,一字一句地认真说道,“我愿意。”

     像是不够,陆以恒目光微移,盯紧秦霜的双眸,又重复了一遍,“我愿意,用我的余生爱你,照顾你。”

     秦霜精神一震。

     后面那句是不该有的台词,可陆以恒却……

     沈语知就坐在秦霜的斜后方,不偏不倚地接收到陆以恒的目光,她几乎是微不可见地晃了晃,想起不久前的谈话……她捂住了脸。

     “表姐,怎么了?”秦颜坐在沈语知旁边,见状,便挨近了一点低声询问。

     “没有,我……太高兴了。”沈语知强笑着回答。

     而这边双方宣誓完毕,十二克拉的梨形钻戒带入手中……为了这场婚礼,陆以恒毫不犹豫地一掷千金。

     是的,婚礼近半的安排都是陆以恒亲自安排好的。

     然后他轻轻环住她,一手放在她的后脑勺上,低头轻吻了吻她的唇角,很轻,稍碰即逝。

     陆以恒低声在她耳畔说,“我不想在这么多无关紧要的人面前吻你,所以晚上……准备好等我。”

     秦霜红了脸颊,她并非什么都不懂,只是隐约感觉唇角有些烫的灼人。

     那种不适应感,让秦霜忍不住小幅度舔了舔唇。

     陆以恒正看着她,见状眸色渐渐染深,好似一个漩涡。

     秦霜抬眼对视,他的眸子里印着她,可她只觉得整个人都要被吸进去似的。

     她看出了其中的隐含寓意,慌忙地移开眼睛。

     不知怎么的对于今晚,秦霜莫名地有种不祥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