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章
    “嗯,”陆石峰淡淡的应,“早有预谋?”

     “是。”

     “承认的很干脆。”

     章香钰牵强的笑:“我知道你的能耐。”况且她说了也没用。

     “你比我有能耐的多。”

     “我只是了解你。”章香钰苦涩道。如果不是共事,不是了解,懂得投其所好,她也没这么容易翻身。

     “小意呢?”陆石峰漫不经心的问。

     陆石峰的态度不明,他又问到了无辜的陆翊意,章香钰的心又提高几分。

     “她在客厅,”说到陆翊意,章香钰便紧张了,她的身子微微微微绷紧,“她是你的女儿,她……什么都不知道。”

     “我知道,正因为她是我的女儿,”陆石峰将相框放回原位,“否则在这的就不是你们两个了。”

     章香钰咬牙说:“那你要怎么做?怎么处置我?”

     “你不是说很了解我吗?我想你知道的。”

     这时,忽然有一个声音插,入二人的对话中:“……爸。”

     听到二人之间对话的陆翊君蓦然张口,颤抖的喊了一声——他竭力想像平时那样正常,却免不了语气里的不平静。

     陆翊君不信,不相信上天会跟他开这么一场玩笑,他像

     可是——陆石峰没有应!他没有应!

     陆翊君一下子就颓然下来。

     而陆石峰那边,说没感情的假的,这么多年养下来,多多少少还是有感情的。

     但……不是亲生的啊。他居然替别人养了孩子,一养还这么多年,更放心的让他插手公司。

     如果再错下去,却是万万不可能的了。

     应该陆石峰没有回应,可于陆翊君而言,他的不回应,却是犹如五雷轰顶。

     “妈,这是假的,是吗?”他强撑镇定地问章香钰。

     章香钰微皱,不知道要如何回答自己的儿子。

     毕竟陆翊君确实不是陆石峰亲生的。

     但是事以至此,如果隐瞒就没有什么意思了,毕竟所有的真相已经摆在面前,若是,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章香钰最终叹了一口气老实的说;“是真的。”

     “是妈妈对不起你。”

     陆石峰说:“我会怎么做,你也应该知道的。自己离开吧。”

     章香钰垂下眉眼,她当年在做下这件事的时候就知道有这一天,这么久了,以为陆石峰已经相信,没想到却……陆石峰没有迁怒陆翊君已经极好,更别说他还没开口说断了后路。而她此刻心里想着却是另一条退路。

     章家大哥。

     虽然比不上在陆家的生活,至少还能温饱。

     章香钰拉着恍惚的陆翊君出门。

     她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在她看来是品学兼优的好苗子,但也就一点,禁不起大风大浪。

     从前,毕竟是出生豪门,章香钰又不像陆以恒母亲那样毫无顾忌的放养。因为是第一个孩子,她是什么好的都往他身上砸,章香钰本就想磨练他,却不是在这种时候磨炼。

     但她知道,儿子是与陆家再也没缘了。

     她拉着陆翊君到了楼梯口,陆翊君却蓦地甩开了她的手。

     章香钰愣住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陆翊君埋怨道,双目居然含上了恨意。

     章香钰眼中闪过许多复杂。其实当初和陆石峰勾.搭上的时候,她才刚刚分手,却没想到后来意外有孕,她本想去打掉,但陆石峰必然会察觉异样,她便只有将错就错。

     “翊君……”章香钰握上他的手,“妈妈对不起你。”

     陆翊君再一次甩开章香钰,声音放大:“我不要你的道歉。”

     而这时在客厅的陆翊意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她一惊,将半袋薯片甩到一边,匆匆上楼:“妈,哥,你们怎么了?”

     陆翊君本来还没想到陆翊意这一茬。

     他和陆翊意虽然是兄妹,但关系其实是不远也不近,他不是妹控,再加之当初陆翊意出生时就夺走了原本聚集在他身上绝大部分的目光,他对陆翊意真的亲近不起来。

     相同的,陆翊意对陆翊君也是如此,两兄妹之间的关系可谓是不咸不淡。

     可为什么陆翊意就是亲生子,可以置身事外,而他?

     但他在此情此景,盛怒的情况下看到陆翊意,当即就是迁怒了她。

     陆翊君已失了方寸,他指着陆翊意大声质问章香钰:“为什么她就是爸爸的孩子?”

     被忽然点名的陆翊意一惊:“哈?”

     章香钰赶忙上前捂住陆翊君的嘴:“妈求你了,不要说。”

     她转头看向陆翊意,强忍着放柔了声音:“翊意,你先回房,我跟你哥哥有话要说。”

     陆翊意有些害怕。

     陆翊君的脸色实在不好,再加之章香钰的态度又有异样……她听章香钰的话,便快步回了房。

     章香钰松了一口气,松了捂住他嘴巴的手。

     而这时手机铃响,章香钰动作一顿,拿出手机,又是章家大哥打来的。

     连打两次电话,莫非真的是有什么急事?

     她赶紧接了电话。

     听到对面焦急的声音,她手里的电话啪一声掉落在地板上,脸色瞬间苍白无比。

     完蛋了。

     她仅剩的后路……也断了。

     …………

     …………

     陆以恒一路驱车到一家港式甜点店

     这间甜点店装修精良,整体风格明快,带着淡淡的香味,进门就觉得心情好极了。

     秦颜和秦霜两姐妹在这里喝下午茶,两人相谈正欢,一见陆以恒来,便将某些话题及时打住。

     陆以恒快步走到秦霜身边坐下:“吃了什么?”

     秦霜往里面坐了坐给他腾了些空间,扬扬下巴指向桌上的空盘子:“不就是甜点么。”

     陆以恒笑:“不喝点什么?”

     “港式甜点没那么干,”秦霜将盘子推到一边,“不喝东西也行。”

     陆以恒本就是来接秦霜的,至于秦颜,秦家的车子在外面等着。因此两姐妹告别后,陆以恒就拉着秦霜上了车。

     坐下后的第一件事,陆以恒竟是说:“回哪?”

     “还能回哪,”秦霜睨了陆以恒一眼,“当然是回我家!”

     陆以恒脸上便染上了失落:“我还以为你要回我们家呢。”

     顿了顿,陆以恒又说:“这么久了,还没原谅我呢?”

     他都表现了快一个半月了,秦霜除了渐渐恢复和他原来的相处模式,口风倒是一点都不松,连原来的结婚戒指都还不肯带。

     陆以恒倒是天天带着,彰显自己已婚人士的身份。

     但这并没有什么用啊!

     陆以恒用尽了方法,秦霜还是不为所动,他已经清心寡欲40多天,屡次妄想爬床,却被毫不留情的踹下床,简直心塞到不行。

     秦霜自然是听出了陆以恒口气里的失落,她笑了笑:“你这么快就腻了啊?”

     “不是,当然不是,”陆以恒摇头,“就是,好久了……”

     秦霜扬眉说:“久吗?我倒是不觉得。”

     陆以恒更心塞了。还要熬多久呢……

     还是……不松动啊!

     车子发动,开往秦霜那栋小公寓的方向。

     其实秦霜不是不想原谅陆以恒,而是已经原谅了。

     这么久他做的她都看在眼里,起初她立场是很坚定的,但她的心毕竟还是软的,就这样慢慢松动下来。

     陆以恒放下身段做下的许多事,已经很难得了。

     她只是在等一个契机,等一个合适的时间。

     能不带示弱意味的开口说原谅,其实就是……傲娇犯了。

     车子开到一条比较抖的路段上,连车带人都颠簸了好一阵,秦霜将手横放在肚前,唇角轻轻的勾起。

     秦霜看了眼专心开车的陆以恒,她的思绪一转,她便想到下午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