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便宜叔父
    就这样过了半个多月,每日秋兰都形影不离的陪伴在李凡的身旁照顾他,闲时听他说着天方夜潭的童话故事,也不禁每每被故事的情节所动容,渐渐的两个的关系亲近了许多,没有像原来那般拘束,当然平常李凡也会问及一些奇怪的名词,不过他也会耐心的讲解道,而秋兰也会专心的听着他说着有趣的事物,这就样两人就这么陪伴在一起,像亲密的朋友一般,当然李凡也没少卡油,一本正紧的挑逗这个含苞待放的雏儿。

     “哎,这个便宜叔父,怎么半个月了都没来看我一眼,是不是偷跑到哪,喝花酒了去,留下苦命的我,每天在此黯然伤神,每日被妹子侍候着,真命苦!”李凡百无聊赖的坐在床头,嘀咕道。

     这时门外秋兰推门莲步轻移的走了进来,嘟着小嘴看着李凡,一脸幽怨的看着他,不满道“二少爷,你每次都是趁着我外出,就爬下床,万一影响伤口愈合怎么办,到时候老爷向我问罪,我怎么向他交代。”说到此处又是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泪眼婆娑的抽泣起来,看得李凡尴尬不已,又被抓了个现形,哎,好男人真的不好当啊,李凡暗自叹息道。

     “咦,秋兰我忽然发现你哭泣的样子也是如此的美丽,哎,古有西施沉鱼落雁,今有秋兰宝贝我见犹怜,赶紧过来让二少爷好好的占下便宜,不…是好好的欣赏一番才对,嘿嘿。”李凡嬉皮笑脸道。

     秋兰虽然这些日子听了无数次这种轻薄的言辞,但脸上还是忍不住像火烧了一般,随即嗔娇道“就你贫嘴…。”

     “对了秋兰,老爷最近人去哪了,怎么半个月以来,都不见踪影,身为子侄的我,不由得为他深深忧虑啊。”李凡故作忧国忧民的样子,大概也只能骗得秋兰这个入世未深的丫头,当即秋兰闻言便劝解道“二少爷,老爷也许是宫里有要紧的事情要办,所以才没有来得及回来看望二少爷,……二少爷切勿太过感伤。”

     “哎……谁让他是我的叔父呢,我这个人最重感情,我个人安危是小,但见不得亲人在外漂泊如此劳心劳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我心里真的好担心,好担心呀!”李凡厚着脸皮继续说道。

     “二少爷,你真是好人。”秋兰一脸动容的看着李凡。

     “是谁那么想我呢?”门外传来洪亮的笑声,一听就知道是魏公公回来了。

     “是老爷回来了。”秋兰一听欢欣雀跃了起来。

     只见一个穿着宫装的干瘦老者走了进来,进门便见到坐在床头的李凡,满意的打量着,点了点头。“看来你的姑娘疗法还真有点效果…哈哈。”

     李凡嘿嘿干笑一声,故作扭捏的侧过脸,朝秋兰抛了一记魅眼,弄得秋兰轻啐了一声,只好低头不语。

     “看来你康复的差不多了…很好。”魏公公一身悠然走到桌前,找个位置坐了下来,拿起桌前还尚温热的茶杯,微微的吹了几口气,抿了一口,闭上眼,陷入无比美妙状态中。只是耳边响起不和谐的抱怨声。

     只见李凡一脸欲呕的样子“叔父,这杯是我刚喝过的,你这么喝下去,这不等于间接我们两人接吻么。”逗得一旁的秋兰忍不住发声窃笑。

     魏公公就算见过许多大场面,顿时忍不住茶水喷泄而出,口鼻收不住的冒出刚饮下的茶水,当场不禁老脸一红,生生被这么破坏了闲情雅致,随即面红耳赤的对着秋兰摆手道“秋兰你先出去吧。”

     “是,老爷…。”秋兰乖巧的回应道,随即步履轻盈的走出门外,轻轻将门掩上,随后魏公公深深叹了一口气。

     “咦,叔父为何如此哀声叹气,有什么心事不妨说出口,我们爷俩一起研究一番。”李凡诧异的问道。

     这时魏公公站起身,沉然看着李凡,肃然的说道“叔父我,明早可能就要外出一趟,恐怕月余不能回京,唯是你,我放不下心。那天你我一起随同圣驾出宫前往望月楼,忽然半路遭遇贼子埋伏劫杀,在圣驾前,你为了帮助小皇帝抵挡暗箭,重伤至今,叔父我于心有愧啊,早前迟迟没有将武功绝学传授与你,要不然当时也不至命悬一线。这些天我反复思量,最终我决定要传授你,我的毕生绝学,你可愿意拜在叔父门下?”最后一句一板一眼的说道。

     “武功绝学?”李凡一听立马来了兴趣。“叔父在上请受我一拜,你要传授我什么不世绝学,能不能开天辟地,飞天遁地之类的。”说罢急忙跳下床,半跪了下来,简直是一气呵成。

     魏公公满意的点点头“孺子可教也,不过什么开天辟地的,世上哪有这种武功”随后扶起李凡,语重心长道“小二子莫要心急冒进,练功讲究的是循环顿进,至于飞天遁地,自然子虚乌有,不过却有扶摇之术可让人轻如鸿毛一般,飞腾九霄。”

     “好吧,能开山裂石的话也蛮凑合。”李凡颓然道,脸上表露出深深的失望。

     魏公公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从袖口中取出一颗通红丹药,沉吟道“本来说以你的年龄无论现在如何练功,也再不可能有所成就,练武都是从小开始练起,而像你如今的年纪,骨骼早已定形,早就没有了练功的基础,可是你遇到叔父我,自然有办帮你弄来这一颗练骨伐髓丹,这可是千金难买的神丹,你可知道知道多少武林人士为了抢这颗丹药而打的头破血流,你知道吗?”

     话刚说完,魏公公低头一看,眼珠子都差点惊的爆眶而出,手中丹药早被吞入李凡的口中,不由得气极道“天呐,你就这么把药给吞了?这丹药的霸道足够把你震破心肺,快快坐上床,为叔为你疏通经脉。”魏公公急忙道。

     只见李凡顿时瘫倒在地,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句“你不早说!”言罢便翻起了白眼,口吐白沫。

     魏公公也不犹豫,立马扶起李凡拖上床,猛的撩开被窝,两人前后排列,静坐床沿,这时魏公公用浑厚的掌力不停的拍击着李凡的奇经八脉,最后双掌猛的一收,刹那只见指间红气串动,顿时青烟缭绕,刹那间凝聚的真气狂暴了起来,只听见魏公公大“赫”一声双掌抵住李凡东倒西歪的脑袋,将他扶正,然后掌心冉冉直下,直到腰际,这时李凡似乎开始体内不停的被真气串动,就像发了羊癫疯一般,不停的抖动,而李凡意识似乎慢慢的开始清醒过来,一阵天旋地转呕吐感,油然而生。

     “别动,气沉丹田,让自己进入万物皆空的状态,摈弃掉心中的杂念,记得感受你体内经脉间的真气流动,然后随着我真气的引走,切记,莫要心急。”魏公公连忙严肃的提醒道。

     李凡一口喷着白沫道“不好意思打扰一下,那个丹田到底在那里。”这一问差点让魏公公泄了真气,恨恨道“丹田就在你肚脐下三寸,这三寸是你的食指,中指,无名指的横向距离。

     ”

     李凡翻了翻白眼继续问道。“噢……那个一寸是多少?”

     魏公公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忍着真气不外泄,面露青筋的一口一个字道“-你--拇--指--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