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欲练神功
    不知道房间内,过了多少时辰,就这么不知不觉的到了深夜,只见魏公公一身淋漓的汗水浸湿了衣裳,而脸上的皱纹越显得苍老一般,而身子似乎渐渐的有点力不从心,仿佛如同风中的烛火,随时将要消逝一般。

     只是前方的李凡却丝毫没有动静,闭上眼,如同沉睡了一般,十分庄严肃穆,看来他已经深入到万物皆空的境界当中了,魏公公欣慰一笑。“也罢,为了我们魏家将来的苗子,老夫再为你引气推过一番,为你将来的基础底子做好准备。”说罢掌心不由得又多注入了一丝真气,在李凡身体内循环徘徊。

     这时忽然奇异的声音在厢房内响起,引起魏公公的警觉,只是仔细一听,怎么有点像呼噜声?再仔仔细细一听。

     顿时勃然大怒,收功,狠狠的回手一掌将这个没良心的家伙,拍个七晕八素,臭骂道“你这浑小子,人家求还来不及,让我为他们贯通奇经八脉,你倒好,居然还能睡得着这么香,你还是人吗?”说罢怒视着李凡。

     这时李凡清醒了过来,擦了擦嘴角的哈喇子,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暴怒的叔父,不由得反应过来惭愧道“叔父莫要动怒,且听我慢慢道来,只是我看叔父如此用功认真,如此竭心尽力,又不好意思打扰你在用力发挥,可是小侄又实在疲惫的很,只好强忍着困意,来报答叔父的一片赤诚啊。可惜最后我还是战胜不了睡意,败倒在人性的都会犯的错误上。”说到这里,便委屈的看着魏公公,一脸伤心欲绝的样子。

     看着李凡如此赤诚的道歉,魏公公也不好再说什么,心里还是暗自想到,虽然这孩子不懂事,但起码也抱有对我的一丝尊崇之心,毕竟他心底也是为了我好,可是心里依旧隐隐感觉,还是哪里有些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就再也不多想,上去将李凡扶起,叹了口气,缓缓道“是叔父错怪了你一片苦心,但是以后调息切莫如此这般嗜睡,未来的道路还需要你脚踏实地的走,你明白么?”

     李凡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故作理解的说道“那个,叔父啊,那我现在算是入门了么?”

     “不错,现在你才算入门,可是练骨伐髓丹,也只够让你在这一年内把你全身僵硬的骨骼,变得如同八岁孩儿一般柔软,变得更有塑造性,所以叔父我现在传授你无上绝学,让你在这近一年内,将神功小成,你可要多多专研,错过了这一年,就算给你吃一百颗练骨伐髓丹可都没有用了,知道了么。”魏公公语重心长道。

     终于要将神功传授与我了?哈哈,看来小爷飞黄腾达,翱翔九天的日子不远了。顿时精神道“嘿嘿,叔父你要传授我什么绝学?降龙十八掌还是九阳神功啊?或者****心经,嘿嘿我也是不介意的。”李凡谄媚的问道。

     只见魏公公从衣兜内掏出一本青皮包装的宋体小书。“嗯,希望这本葵花宝典能够让你武功更精进一步。”说罢一脸欣慰的将此书交与李凡手上。

     看着手中书籍上龙飞凤舞的四个繁体的大字“葵花宝典”只见李凡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魏公公还以为他兴奋的不得了,顿时老怀宽慰道“有了神功在手,可不要再贪功冒进了,以后安安心心修炼,我相信有天你必将青出于蓝。”

     “呵呵,叔父你在跟我开玩笑么,这本葵花宝典我认识,好像不太适合我这种正派人士修炼吧?”李凡哭笑不得道。

     魏公公顿时不屑的摇摇头。“武功还分什么正派邪派,只要用得正途就是正派功法,莫要激动成这样,这本可是我的师傅传授给我的至武神学,你可莫要辜负了叔父一番苦心。”

     “叔父,你还是一掌将我拍死吧,就让魏家绝了后吧,反正也不差我一个,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李凡垂头丧气道。

     魏公公气极败坏的看着眼前这个不争气的侄儿。“为何如此消极?难道这本神功还能辱没了你的威名不成?”

     “叔父啊,这本葵花宝典我真的不能练啊,你还想抱侄孙么?你忍心看着魏家最后一个苗头都断子绝孙么,这太残忍了吧。”李凡哭丧着脸道。

     只见魏公公顿时一愣,哈哈大笑了起来,随即说道“你以为练习葵花宝典需要将自己阉割掉么?”

     “不然勒?”李凡直勾勾的看着魏公公。

     “哼,虽然葵花宝典很早就传入大内,是由太监自创而成,但是这神功乃是不折不扣的至阳至刚武学,绝非什么阴邪的功夫,你想想葵花为何向日?就是因为向日葵欣欣朝阳绽放。正因为如此,才将这本神功取名为葵花宝典,你自己翻来看看便知。”

     听罢李凡翻起小本子第一页,只见头章写着“欲练神功,必挥刀自宫。”差点没翻白眼,口吐白沫。

     “这个是为了以防宫外的武林人士盗取绝学,所以才故弄玄虚的写上这一段话,让他们死了心。不信你翻翻最后一页。”魏公公不以为然的说道。

     李凡立马把书一翻,只见最后一页清晰的写道“挥不挥刀,自不自宫,其实都无所谓,希望各位传承者能够勉励学习。”看完真是流了一身冷汗,暗骂道“这是谁他妈想的馊主意啊!”

     “好了,小二子,以后就靠你来将此神功发扬光大了,记得里面有三篇辅功,第一雁荡轻功,第二内修道德心经,第三暗器篇,不过你首先得把把式练熟了。好了,你也早些歇息,我已经帮你在宫里请了半年的假期,希望你在这段时间能够努力修炼。”魏公公疲惫道,随即不等李凡开口,便字哧溜的消失个没影。

     只见李凡哭丧道“练功需要戒色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