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七日断魂散
    这时一个管家打扮的下人,跟着人群一同跑进内院来只见李凡披头散发的模样,不禁失笑道。“二少爷,这大晚上的是何事如此这般匆忙。”

     “特么,你聋了么,我在喊救命,你居然听不到。”李凡破口大骂道。

     一干家丁丫鬟包括秋兰也心有疑惑的看着披头散发,衣裳不整李凡,这人不是好好的么?

     “二少爷,你是怎么啦!”秋兰连忙上前牵扶着李凡,关心的问道。

     “呜…我的好秋兰,这真是一言难尽,我差点就被一位女子给玷污了我的贞操,还好我誓死不从,才安然保全了我纯洁的身躯。”李凡故作悲痛万分的将头埋在秋兰的香肩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好像真煞有其事的样子。

     “你给我闭嘴,我今天非杀了你不可。”舒雅站在屋顶上咬牙切齿道,任是她再好的修养,也受不了李凡如此卑劣的言词。

     “嗯?”众人这时抬头一看,只见一名身着黑衣的女子站立高处,好是英姿煞爽。

     “你们看,就是这个采草大盗,你们还不快快帮我拿下她,我要抓住她,让她欲生欲死,欲罢不能。”李凡连忙躲在秋兰的后头,生怕舒雅一剑刺来。

     众人一阵鄙夷的看着这位二少爷,听过采花大盗,可从来还没有听过采草大盗,就你那样子,居然还有女子要采,简直是违背了基本常识,管家暗自嘀咕着,这时忽然抬头挺胸的站了出来,让众人眼前一亮,不愧是管家,这临危不惧的气度和风范真是无人可及,顿时让在场的人,觉得可靠又安心。

     “楼上这位蒙面女子,如若不嫌弃,我愿代替二少爷,献出我的贞操,任你摆布,大家相安无事可好?”管家简直是语出惊人啊,回头一看,众人吐的稀里哗啦,其中包括李凡。

     舒雅闻言刷的一下,顿时俏脸红个通透,眸中寒光一闪,拔出利剑朝李凡斩去,娇喝一声。“小贼纳命来!”只见黑影一掠而过,众人一阵惊呼,顿时大乱了阵角,四处逃蹿。

     “蔼,冤有头债有主,你砍那个不要脸的管家,又找我干嘛?以为我是好欺负的?”李凡急忙推开人群,向院外狂奔而去,只是他哪里是舒雅的对手,只是眼前一黑,顿时就失去了知觉。

     醒来时已是第二天的清晨,一米阳光照射在他流着哈喇子的脸颊上,“呃…”正好伸个懒腰,只见他像一个十字架一般被锁在一个木架上,手脚都被锁上了铁链,动弹不得,在一处厢房内,一位貌美的女子端庄的坐在他的眼前,一脸玩味的看着他。“天呐…你对我做了什么?我在什么地方”李凡惊恐的看着这位女子。

     女子淡然的倒了一杯茶水,一身紫色的翠烟衫,绿草百褶裙,身披淡蓝色的薄烟纱,香肩若削成腰若约素一般,肌若凝脂气若幽兰。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上垂鬟分肖髻斜插一根玉质金簪。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若如含朱丹,一颦一笑动人心魂走到他的面前,朱唇轻启如,银铃般美妙道。“渴么?”

     这不就是那天的青衫公子么?居然换回女装是如此漂亮,可惜他现在实在没有心情品味,赌气道。“我不喝,谁知道你在里面放了什么****,万一中了你的道,那我找谁哭诉去,哼!”

     “嗯?你确定不喝?”舒雅秀眉一挑,忍着又要躁动的内心故作轻松道。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遇到他,总有种想要揍他的冲动。

     “好吧,看在你这么诚意的份上,我喝。待会可你要怜惜我噢!”李凡顿时放弃了矜持,渴望的盯着眼前的茶杯,蠕动着干渴的喉咙,恢复了恬不知耻的本性,厚着脸皮道。

     舒雅闻言嫣然一笑,如同媚月花开一般,举杯故弄玄虚的在李凡眼前悠然一晃,然后忽然一把朝李凡脸上浇去,看着他目瞪口呆的糗样,不禁掩嘴失笑。

     “有意思么?你有虐童癖么?有本事放了我,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你居然还能笑的出来,你们挽花宫的人真变态。”李凡舔了舔嘴角的茶水,怒视着眼前的这个小妖女。

     话刚说完,突然眼前一晃,啪的一声,只见李凡的左脸上一道掌印,清晰可见,火辣辣的疼,让李凡差点流下泪来,随即立马嘴硬的反击道。“你有本事在我右脸再来一下,好歹打个均匀。”

     “哼!”只见舒雅抬手,就是一阵眼花撩乱,啪啦~啪啦的声音不绝于耳,哀嚎声连绵起伏着,最后李凡鼻青脸肿的垂下了脑袋,羞耻的泪水滑落脸颊。舒雅瞬间心里舒畅了许多,拿起帕子轻轻的擦拭着指头和掌心,生怕被弄脏一般。

     过了半会,李凡又响起了不屈呐喊。“咳咳,我数了,左脸还少一下,不过算了。你真听话,让你打,你就打。看你这么乖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

     舒雅意外的抬起头,一抹惊讶的看着李凡,居然还能嘴硬到现在,冷笑道。“看来我还是下手太轻了,小贼,你知道有一种药叫做七日断魂散?,吃下之后,第一日就从你的脚底板开始变得奇痒无比,然后每过一夜毒性就慢慢从下往上爬,就像是千万只蚂蚁在啃食你的血肉一般,你会忍不住的挠,忍不住的扣,直至到第七日血肉溃烂而死,当然没有人可以撑得过第七日,可你知道他们死时是什么样的么?”

     “姐姐,其实我们有话好好说,不一定要用这么暴力的手段,我只是个孩子啊!”李凡想哭的心都有了,只好委曲求全道。

     “嗯?你这双熊猫眼倒挺有意思,抬头让姐姐仔细看看,说不定你的一脸的萌样,我会考虑放过你。”舒雅丢掉手中的帕子,起身冷然的看着李凡。

     “嘿嘿嘿…!”李凡抬起臃肿的脸,一对被揍得淤青的双眼,如同熊猫一般,用一种比死还难看的笑容,望着舒雅,以求宽恕。

     “真丑,你还是死了算了。”舒雅从荷包中拿出一个小药瓶,前面贴着一个红标签,俨然写着七日断魂散这个吓死人不尝命的五个大字。

     “救命啊、救命啊……!”李凡无力的嘶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