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阴差阳错
    “哼,倒是叫呀,你就算喊破了喉咙,反正也没人可以听到。”舒雅刚说完这话,意识到什么,俏脸不禁滚烫,这台词貌似都是采花大盗用在无辜少女身上,轻啐了一声,然后打开手上药瓶的木塞子,一手用力抵住李凡的下鄂,强行将他臭嘴张开。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姐姐,给我一个机会。”惊恐的李凡含糊不清的讲道,大滴的泪水不争气的缓缓滑落,活了二辈子,从来没有被人欺负成这样,今天算是被彻彻底底的被制服了。

     舒雅摆摆头,神色有点复杂的看着李凡,轻叹道。“要怪就怪,你居然胆敢侮辱我,我们挽花宫的人,决计不会放过你,下辈子好生做人,莫要怪我。”随手将药给李凡喂下,白色的粉末喂得李凡满嘴都是。

     “你这个臭娘们,别让我出去,否则我会让生不如死,啊……啊…啊”李凡简直欲狂,手脚的链子一阵抖动,可惜他没有什么功力,否则倒是有可能震开铁链,逃出生天。

     “哼,我也不与将死的人计较,你就留在这里,等待病发吧,过几天我再来看你的死样。”舒雅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李凡,最后冷笑道。

     这时舒雅拿起小药瓶一看,惊呆了,居然一瓶都倒了下去,看来刚才是分心了,才会如此多放了药量,这可是十人的份啊,居然当饭吃的一般给他喂下,其中所用的材料可都是珍惜的药材,比如南疆百子蛊,十年的青蜈蚣等等的数十种毒物,加上砒霜还有黄液毒、鹤顶红和天山雪莲根部毒素才炼制成这一小瓶的七日断魂散,舒雅小小的心疼了一下,连杀人都杀得那么奢侈。

     随后舒雅心烦意乱的出了门,便头也不回的按上了门,留下李凡一脸痛楚的挣扎着,吼叫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凡开始觉得全身骚痒,一股燥热之气在全身上下流动,让他头皮都发麻了起来,红扑扑的脸,如同酒醉一般,肿胀的地方开始消了下来,然而一时疼痛又一时奇痒无比,不禁破口大骂道。“特么,不是说从脚底板开始么?”李凡当然不知道她居然粗心大意的过量使用,自然药效强劲,如果不出意外,今天就是他的死期。

     在痛苦的浑浑噩噩之间,忽然闪过葵花宝典朝阳劲的其中一个段落,“万花丛中百蝶过,一道紫气万丈升,鸿蒙之像犹似火,朝阳如炉滔肺腑。”李凡体内的真气被逼动了起来,在全身转动,而脸上痛苦之色越显得严重,大汗淋漓的身躯不停的颤抖,不知道过了多久,似乎仅仅过了几个时辰,几度晕厥的李凡,次次被痛苦带入了现实中,用生不如死这个词来形容李凡的现状,倒是更为恰当。

     又过了两个时辰。

     “啊…啊………啊!”最终李凡大吼一声,全身开始脱皮,表面的皮肤变成了干枯的死灰色脱落,一节节的脱落,直到嫩红的肌肤浮现于表。

     半响后,双眼猛然睁开,一抹紫光不停在眼珠闪烁,顿时李凡有一种力大无穷的感觉,要爆发,要突破开来。顿时反手用力抓住铁链开始扯,只听见铁链开始一点点崩开的清脆声,直到最后李凡大喝一声,背后整个架子炸裂开来,连同铁链一同朝着周围飚射飞出。

     李凡这次却是因祸得福,虽然吃下天下的剧毒七日断魂散,可是这种毒药是呈阳毒之性,正好与葵花宝典的朝阳劲有互相引合的作用,结果毒性在全身爆发的时候,引出了体内魏公公留下的一道真气。这道真气本是给李凡未来遇到瓶颈的时候,能够帮他一举突破境界成功,结果阴错阳差之下汇合了七日断魂散的药性,却让他连连突破了三层功力,直接从练骨境突破到化气境,现在的他已经能够遁气化形伤人了,只是他并不知道,就类似剑气一般,可能一般人,起码要不停的修炼几年,才可能达到这个境界。不过他也在生死间徘徊过,虽然药性能够被他功力融合,可是毕竟加入的药性太强,太过刺激,在经脉中不断的和朝阳劲磨合,让人如同掉入化尸水里,被吞噬一般。寻常人意志不够坚强,会受不了如此的痛楚,而精神崩溃。如果发生这种情况,身体会因为体内的真气失衡,反而会被七日断魂散的毒性所吸收,立马就使人瞬间毙命,反之如果不是强力的药性,刺激出他体内魏公公残存的真气,可能又是另一种结果。

     李凡深深吐了一口气,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但他能够确定的是他服下的的的确确是毒药,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回想起来依然令他颤栗。

     “臭娘们,居然想要杀了我,很好,我要让你后悔一辈子。”李凡咬牙切齿道。

     这时李凡转身便要离去,忽然灵光一闪,顿生一计,阴测测的笑了起来,在房间开始摸索什么,在一头的床底下发现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打开一看,面上是一把锋利的匕首,手柄上还镶嵌着一颗猫眼石,看来不是凡品,不客气的收了起来,而打开盒子的隔层,里面却是一面嵌着金边的令牌,上面刻着一朵唯妙唯俏的梅花,下方一行楷体的小字写着“挽花行使令”,如果猜的没错,这就等于是天子的御赐金牌一般,可以号令底下的官员。“哼…这就全当做利息,你等着,有你求我的时候”李凡恨恨道。

     “对了,还有最后一件事。”李凡起身走到门前,偷偷从门缝中往外瞄了一眼,居然空无一人,他也就放心的出门了。

     一路往外走去,却发现如同迷宫一般,东拐西拐,直到一个楼梯口,才发现有位女子轻款莲步的缓缓朝上走来,李凡连忙躲在转角处,等女子路过的时候,转身从后头将她小嘴用力掩住,后脑勺一记横劈将她击昏了过去,然后随处找个无人的厢房,将她拖了进去,最后临走之时居然还朝女子的胸口摸了一把,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下了楼才发现这里原来是一家客栈,当然也是家高档次的客栈,因为正值淡季所以才如此冷清,看来是自己过度紧张,以为被带入了敌人的老巢,所以才如此神经兮兮的,只是可怜了刚才的那位女子,只是上楼看个房,居然不幸躺枪。

     李凡此刻已到了门外,随处找了个隐蔽的巷子,拉了个路人一问,才知道原来他还在南京的境内,顿时放下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