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断肠崖
    李凡眼色略带怪异的打量着李师姐,可还是故作恼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可是帮了你的大忙,难道你连我们都要杀去灭口!”

     “是吗?那就谢谢你们了,来世莫要自做聪明。”李师姐咯咯一笑,月牙般的眼眸间,透露出一丝阴狠。

     “哎,李师姐,那你是真的不打算,放过我们咯?”李凡试问道。

     “你们觉得………觉得,呃?”李师姐忽然觉得一丝困意卷席而来,眼皮开始有些沉重,看着他们有些重影,身子开始飘忽了起来,不禁疑惑的看着李凡。“怎么会这样?”

     “嘿嘿。”赵天明走上前来,yin荡的笑道。“就知道你这个婆娘没安好心,我给你的解瘴丸中,粘上了欲罢不能散的药粉,虽然份量不多,但是迷倒你半个时辰也足够了,若不是如此,你又怎会到现在才发作,你就安安心心,躺在这,让我们揉虐一番,服侍得我们兄弟满意,我们就饶你一命,嘿嘿嘿。”

     “卑鄙!”李师姐恨不能立即杀了他们,但现在真气无法凝聚,只好恨恨的盯着他们,举剑刺地,以柄做杖,撑住摇晃的身子。

     “嘿嘿,卑鄙,你不也挺卑鄙,大家都很卑鄙,彼此彼此嘛,这叫真真亦假,假亦真,不用真的药丸,又如何能够骗得过你。”赵天明无耻的笑道,上前忍不住要轻薄一番。

     “不对。”李凡连忙道,制止住赵天明。

     赵天明疑惑的看着李凡。“什么不对?”

     “你的欲罢不能散的成份,能够迷晕寻常人多久?”李凡凝重的看着赵天明。

     “份量倒是不多,只能抹在药丸的周边。刚不说了,一般人大概半个时辰么?”赵天明言罢,徒然一惊,冷汗直流,转头朝李师姐看去,只见她已经渐渐缓了过来,愤恨的看着他。

     “我们快跑。”李凡当机立断,转身慌忙将昏倒在地的舒雅扶起,从袖口中摸出小药瓶,打开塞子,便喂她吃下解药,当然她中毒已深,一时半会也难以化解,清醒过来。随后将她身子依托在背上,将她小屁股撑了撑,紧贴在后。准备就绪,便撒腿朝密林中狂奔而去。

     “蔼,急什么?再喂她吃下点药,不就行了?”赵天明倒是脑筋转得挺快,只是转身,就遭遇一记横劈,急忙一躲,幸好他反应快,不然就当场交代了。

     只见李师姐已稳住身子,虽然短时间功力还未恢复,但起码也恢复了三成,足够调动体内的真气,使出简单的招数。

     “艾玛呀,不陪你玩了。”赵天明大惊失色,两手一甩,也屁颠屁颠,猛的往丛林中蹿去。“yin贼,我要将你们碎尸万段。”李师姐跟着闯去密林,一路追赶,只是在奔跑中,身子越发的轻巧,汗水将那些药性慢慢的化解开来,到后来已经可以使出轻功,如同雄鹰猎兔一般,紧追着李凡,要不是林中朦胧不清的瘴气掩护着,她早就将李凡追上,斩于剑下。

     李凡紧咬着牙关,一路背着舒雅,疲于奔命的在丛林中,东奔西跑的蹿逃着。在避开李师姐紧追不舍的追杀同时,身前也被树枝刮出无数道横七竖八的伤口,虽然只是皮外伤,但咸咸的汗水滴落,不禁浑身刺痛。

     不知何时舒雅已经逐渐醒来,却发现她被一个男人背在背上,而且双手还环抱着她屁股,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也有些气恼,朱唇无力的开口道。“你是谁,你快将我放下。”看来她还很虚弱,虽然瘴毒已慢慢的化解,但身子依然还处于昏昏沉沉中,要不是她武功超绝,恐怕一时半会也醒不来。

     李凡闻言欣喜道。“你听我长话短说,你师姐要杀了你,夺取你们挽花宫的继承人之位,她现在就追在我们后头,你不要闹。”

     “原来是你这个小贼,莫要骗我,那天让你跑了,今天我要亲手杀了你。”舒雅恨恨道。想起之前的的恩怨,加上今夜再次的轻薄,忍不住张开小嘴,朝李凡肩头咬去。

     “哎呀,你这个疯女人,你疯了,我在救你呀,你还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李凡的内心是奔溃的,做个好人就这么难么?难怪前世的老太太都没人扶了。现在是后有猛虎,身背着一只母疯狗。“啊……你放开嘴。”李凡纵声痛呼。

     “你把我放下,你这个无耻之徒。”舒雅张开一抹带着血腥的小嘴,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牙印,羞愤欲绝的又握紧小拳头,不断敲打着李凡的后背,啪啪作响。一路的奔跑,小屁股被勒得死紧,从来没有被男人碰过的她,心中不禁气急。

     “我不放,我不放下你,你会被她害死的。好不容易做次好人,我就不放。”李凡倔强的回复道。不知道在这片树林跑了多久,汗水浸湿了身躯,只是后面的李师姐眼看就要追上,不由得再将体内最后一丝真气注入在脚上,心里抱怨,早知道就先学一门轻功,逃跑时也就没那么狼狈了。

     这时前方依稀明朗了起来,明亮的月光照射了进来,树灌丛越发稀少,看着眼前的出路,李凡不禁有些体力不支,双腿发软了起来,但并未停止下脚步,摇摇晃晃的背着舒雅,向前无力跑去。

     “呵呵…真特么讽刺。”扑通一声,李凡绝望的摊倒在地,连同舒雅一同坠地,看着眼前的悬崖峭壁,已是无路可走。一旁石碑上,俨然写着三个大字(断肠崖)。

     随后李师姐赶了上来,脚踝轻盈的落地,举剑冷然的看着二人,一步一个脚印的走来。

     “师姐,你快帮我杀了这个小贼。”舒雅有些吃痛的说道。

     李凡苍白的脸庞看着舒雅,只是没有想到自己却做了一件,傻得不能再傻的傻事,再不多想,这也许就是自己的命,就从了她的处置。

     李师姐冷笑道。“好,师妹,我就替你杀了这厮。”

     “来吧,我也无所谓了,不过希望你能够来个痛快。”李凡无悲无喜的张开双手道,大不了一剑透个心凉,反正他也跑不动了。

     “很好……!”李师姐杏目猛的一睁,刹那间一剑狠狠刺去,只见李凡的胸口被锋利的剑身穿透,剑锋穿过身子,鲜血随之洒落在舒雅不敢置信的俏脸上,点点滴滴。

     原来李师姐第一个要杀的是舒雅,在她举剑的那一刻,李凡何等聪明,自然洞悉了她的意图,顿时用尽最后一分力量,猛扑到舒雅的娇躯上,双手紧紧按住她,挺腰受戮,留下两人间的安全间隙,替她挡住这必杀的一剑,使舒雅不会收到伤害。

     “咳…咳,别太感动,我也不知道,我在做些什么。”李凡唇齿间缓缓流出一丝鲜血,面带苦笑的看着舒雅。

     “哼。”李师姐也不啰嗦,将剑猛的抽出,溅起一抹血色,反脚猛的一甩,嘭的一声,只听到骨裂的声音,李凡虚弱无比的身躯,顿时震飞五米开外,最后止不住的坠入山崖之下。“不……!”舒雅下意识道。

     “师妹,到你了。”李师姐有些冷酷的说道,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个昔日与她度过十余载的师妹,事已至此,便铁下心来,心也就麻木不仁了。

     “师姐,为什么?”舒雅有些悲凉的望着李师姐。

     “我恨你。”李师姐淡淡道。

     “我懂了。”舒雅含泪一笑,再不多问,转身朝断崖处爬去,李师姐紧跟其后,任她了断。

     “小贼,我不欠你。”舒雅凄然纵身一扑,消逝在夜幕之中。